来自 立思辰团队 2019-09-11 18:25 的文章

解可以变得更有意义。留学意义你对留学的理

  作为一名00后的留学生,我想和各位同龄的留学朋友,分享我对于留学的理解。希望这篇文章可以帮助你,用一个新的视角来看待留学。

  这项调查的有效样本约为6200多份,包括有留学意向的学生和家长,已有留学经验的海归群体,以及参与单位招聘的社会人士,其中学生和家长的比例约为8:2,因此数据主要还是基于留学生的视角得出的。

  留学决定的背后,基本由全家共同做出,或由学生本人确定的比例占据主流,且整体呈上升趋势。这体现了部分中产家庭对子女成长的期待,也包含留学生对自我提升的渴求。

  决定留学的同学,留学意义你对留学的理基本认可留学是有意义的,也确实在留学的经历中收获了许多技能。其中提升最显著的,按优先级依次是:环境适应能力、语言能力、独立生活能力(包括独处,抗压、孤独等)。

  如果将留学视为一项投资,那么在选择回国就业的基础上,这项投资能给留学生带来的回报就是一份来自提供这份工作的企业、平台对自身留学价值的认可。

  不过,无论选择怎样的途径,我们都需要通过社会平台来发挥自身的价值。它背后的本质,就是将需求和供给有效地匹配起来,提升社会的满意度和幸福指数。

  那么,我们回顾一下你在留学过程中期望培养的能力,这些能力与你未来的工作相匹配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你知道如何体现体现自己留学的价值吗?

  中国教育部的最新留学统计数据显示,近期每年选择出国留学的中国学生大约在6万左右,呈同比增长趋势。

  在这群年龄相仿,专业相近的留学生中,大家都拥有同等水平的文凭,相同的学历,你有充足的信心能够在群体中脱颖而出,成为最独特的个体,实现自我的价值吗?

  为什么我们对于留学的认知,总会局限在特定范围之中,导致我们对于留学收获的评估,在未来的工作中遇到各种不确定性因素?

  在20世纪初,美国著名新闻记者、专栏作家沃尔特·李普曼 (Walter Lippmann) 出版了在资本主义的新闻学界和学界产生巨大影响的作品——《公众》(Public Opinion)。

  李普曼在这部作品中提出了对影响深远的概念:「拟态环境」(Pseudo-environment)。

  由媒介通过对具有代表性的事件和信息,进行选择性地加工,并重新结构化后,再向人们展示的环境。它具有四个特点,分别是非真实性,现实关联性,隐秘且长期存在,以及利于主流媒介控制者的社会控制属性。

  在传统社会阶段,没有各类媒介参与的时期,环境能够直接反应我们的行为和事件。然而在现代社会之中,我们与真实环境之间,插入了「拟态环境」,导致我们的行为难以真实全面地在环境中反映出来。

  手机相机所拍摄记录的信息,在充满各种算法和修图软件之后,还有各类平台对图片样式的再利用,最终分享到朋友圈的,保存在表情包中的图片,还能还原最初的信息形态吗?

  再来看看另一个与拟态环境相关的概念——「议程设置」(Agenda-setting)。它在1972年由唐纳德·肖 (Donald Shaw) 和麦克斯威尔·麦克姆斯 (Maxwell McCombs) 提出,描述的是是大众传播社会功能的效果。

  「议程设置」理论认为,虽然传播媒介难以改变人们的思考方式,不过却可以对事件予以强调,当强调次数不断增加后,公众对于该事件的重视程度也就越高。

  主流媒体以赋予各种议题不同程度「显著性」的方式,影响着大众讨论的热点,以及对社会环境的认知,这样的方式正在影响着我们对于周围留学圈的判断。

  信息负载的时代,我们被碎片化信息裹挟,注意力被大众传播攫取,认知资源被不断消耗,导致失去了主动思考各种信息的机会。

  想象一下,当你要了解校园生活的时候,你可能会问学长学姐,他们给你的信息融入了多少他们主观的看法呢?当你要咨询实习工作的时候,你会问在有工作经历的员工,他们的观点有没有可能受到立场的影响呢?

  开学阶段,你打算获取关于新教授的信息,加入了CSSA和其他有中国学长学姐的微信群,看到学长学姐对于教授的评价;实际上,有多少的评价是建立个人的喜好上的?有哪些教授的风格和教学习惯是真正适合你学习模式的呢?

  期中期末阶段,迫切需要复习的你,匆匆忙忙找同学询问备考的技巧和复习的材料;那么,有哪些技巧是真正适合你的,又有多少材料是对考试最有帮助的呢?

  假期开始以后,你想着去旅游放松自己,查询各种旅游攻略和游客对景点的评价;不过,你思考过在投入时间和精力去搜索信息以后,真正适合的旅行方案具体是怎样的吗?怎样安排出行和住宿才是最具性价比的呢?

  这些与你留学生活相关的信息,你能够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仅仅局限于知道「What」发生了什么。当这样的模式形成了你的阅读习惯后,你又如何能够关注信息背后的「Why」原因以及「How」如何让信息发挥作用呢?

  有没有意识到,你所获取的信息,很大程度上被反复加工过,重新筛选过,提炼总结过,转化为对传播者立场的信息而最终呈现在你面前的样子可能已经同「事实」相向而行,

  想一想,你接收了多少非真实的信息?你认同了多少论据不充分的观点?你你所坚信的观点和理念,真的有事实在支撑吗?

  留学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那就是「自由」的生活。我们不用再听从父母细致入微的生活安排,也不用听到班主任对我们行为的规劝,更不需要为了满足他人的期望而迷失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道路。

  有留学经历的朋友可能知道,我们在留学期间的「自由度」是非常高的。「自由度」指的是在完成课程学习目标的基础上,可供自主分配和管理的时间段。

  当你尝试专注完成当天Assignment的时候,身边有各种干扰因素让你没法专注,学习了一段时间就会停下来做其他事情。当你晚上回到宿舍打算继续学习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地拿起手机,解可以变得更有意义。投入到信息的漩涡当中。

  打开朋友圈,不断往下刷新到上次看过的内容;打开购物软件,刷新「猜你喜欢」的内容;打开B站和Youtube,刷新推荐页的各种视频内容。这样的瀑布流的形式,从最初的5分钟,10分钟起步,不断增长到30分钟,甚至1小时以上。

  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循环,内容的生产者获得了流量和关注度,那你获得了什么东西呢?短暂又转瞬即逝的满足感,以及不断加剧的疲惫感。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每周有多少时间耗费在这些内容上?这段时间如果用来专注地阅读文献,思考论文框架,能不能产生更有意义的价值?

  一方面,大脑的思考过程,实质上就是神经元的放电,这需要能量供给 —— 也就是 ATP 的不断水解。

  而大量的新信息,会不断地给大脑提供刺激,促使大脑活动,从而消耗 ATP,造成腺苷的积累,抑制多巴胺的生成,产生困倦和疲劳。

  另一方面,大量的信息,造成一个后果:我们需要不断进行「切换」。而切换这个过程本身,也会消耗能量,制造代谢垃圾。

  首先,我们需要唤醒「警觉网络」,注意到新信息,这时,阀门被打开;随后,「定向网络」启动,向大脑的不同部位发出指令,激活新的神经元;接着,我们从「执行网络」中脱离出来,定位到新的神经元,重新进入「执行网络」。

  每一次信息之间的切换,本质上,都在消耗着我们的「认知资源」,让我们的注意力不断分散,失去聚焦专注做事情的能力。

  主动注意能力的降低,深度思考能力的缺失,让我们做出最优决策的能力不断削弱,进而更加依赖于已经构建起来的,看似安全实则危险的「舒适圈」。

  不知不觉中,你已经将选择的权利交付给了其中的各种试图攫取注意力的媒体,或者在他人的建议中迷失自己的初心,感到深深的迷茫。当我们对留学生活感到迷茫时,停下没有明确目标的努力和投入,看看有哪些方式,能够我们的留学生活充实且有意义,能够对未来的规划有积极的影响。

  米尔斯对我们的建议是,培养一种心智品质,这种品质有助于我们运用信息,发展理性,并清楚地分析出周边的世界发生的事情,以及预测自己未来的走向。它的培养需要的正是我们人类最宝贵的一种能力,由内而发的好奇心,探索未知的主动性。

  Carnegie Mellon的心理学家及行为经济学家George Loewenstein提出了让心理学界广泛认可的理论。他认为「好奇」是人的一种对于知识和信息的渴望。这种渴望可能来源于人的本性,也可能源于外在的刺激。

  前者是由内而外的,一种探究新事物的好奇,常见于学习领域对知识的探究。后者则是由外而内的,是人们在特定刺激下,人类的本能引发的好奇感,常见于点击某些引人注意的文章标题。

  美国实验心理学家、认知心理学家和科普作家,世界杰出的语言学家,史蒂芬·平克,曾用这样一句话描述他的学习的动力。

  你会在自己的生活中提出问题吗?留学生活中的不确定性之所以存在,正意味着我们需要去理解它存在意义,思考和探索知识、概念的本源。

  从迷茫的状态中,开辟一条清晰明确的道路。其中一项有效的方式是通过反向思考问题,逆向反推自己当下的路径。也就是说,想要知道「X是什么」,那么你可以先研究「非X是什么」,即「X不是什么」。

  这段话来自查理芒格,沃伦·巴菲特亲密的合作伙伴。他在遇到问题总是以逆向思维作为起点,实现了投资领域的诸多成就。

  当大部分投资者都在关心如何在上关注投资收益和回报率的时候,芒格关心的却是为何在投资上大部分人都失败了;

  我们在留学的过程中,许多人当下的处境是相似的,需要通过「逆向思维」来找到属于自己的独特路径。

  最重要的运用是,如果你暂时不能通过传统的「线性思维」规划你当下需要做出的规划,在起点不断徘徊。那么不妨尝试,从终点出发,反向规划。

  针对自己理想的未来生活,你可以筛选自己真正需要关注的信息,规划自己需要达到的学习目标,参加与未来工作内容相关的活动和实习,将你当下的生活定制化,逐步创造自己的价值。

  当我们知道自己未来的生活是怎样的以后,我们的留学生活就能够有更加明确的方向。或许你就可以参考这份工作需要具备的能力,关注能够吸引企业的创新人才有哪些品质。

  培养这些能力和品质,将会成为你留学生活的导向,这个培养的过程也是好奇心发挥价值的时刻。留学的路途,偶尔会感到迷茫,需要面对许多不确定性和挑战。但真正有意义的留学,并不是为了完成课业,取得文凭而学习。更理想的方式,则是将留学视为一项「媒介」,一种方式,一座缩短当下自己与理想自我之间距离的桥。

  拥抱留学生活的不确定性,思考属于自己的留学意义,带着好奇心,探索留学的价值,共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