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立思辰团队 2019-06-16 18:55 的文章

1000万佣金收入!留学中介收入融资220万 他为留学

  2014年11月,一个寒冷的清晨,齐鹏乘6点45分最早一班飞机由广州飞往上海。另一边,金矢教育集团总裁季铁军亲自开车,在虹桥机场达出口已等待多时。

  当们在季铁军宽敞的办公室——上海高新区金矢总部大楼一层,闭门谈了一整天。再次从大楼走出时已是傍晚,二人合伙创业之事变得明了,做B2B留学服务平台。

  2015年10月,“留学宝”上线。一端连接海外院校资源,另一端连接国内中小型留学中介机构及个人,为合作商户提供院校在线申请通道,如在线选校选课、上传申请材料等。

  2015年9月,留学宝获得220万元投资。上线四个月,留学宝已经服务国内380家中小型留学中介,并累计为它们带来招生佣金收入1000万元人民币。

  时间回溯至2009年,齐鹏时任金矢教育集团合伙人及广州办公室负责人。当时金矢已是国内最大的教育留学咨询公司之一。齐鹏说,金矢给了他一个很高的起点,但他想对自己的能力做一个更为系统的测试。09年初,他离开金矢,创立了自己的留学机构,主营传统线下留学咨询业务。

  创业期间,季曾多次邀请齐鹏回来。然而当时公司正做得火热,在广州市场,齐鹏不仅将线下业务做到中上等,还利用赚来的利润,创立了一家互联网免费留学申请服务平台——海外淘学网。

  2014年9月,与季的一次通话,让齐鹏对创业产生兴趣。电话中,俩人对未来留学咨询行业的预测与判断不谋而合。两个月后,他们见面深入沟通了一次。

  他们是非常默契的一对组合。沟通过程中,基于之前的了解和信任,他们很快地聊完工作,讨论如何分工。其余大部分时间在叙旧。他们一个信佛,融资220万 他为留学中介 带去一个信。俩人花了很长时间用佛教和教的观点辩论量子的不确定性。

  这距离二人上一次共事,已时隔五年。离开金矢后的几年里,齐鹏感受到中小型中介存在很多劣势。“在技术支持、员工培训和佣金收入方面,中小机构和大机构天生存在巨大差异,根本不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竞争。”

  首先中小型留学中介非常缺乏海外院校资源和佣金收益渠道。只有国内几家大型留学机构可以拿到海外著名大学的代理权授契约。其余则无法拿到海外大学支付的招生佣金。

  “这笔收入相当可观,通常学校会支付学费的10%以上作为给中介的佣金。”以英国高等院校收费为例,本科学费在10万至25万人民币/年;研究生学费为15万至30万人民币/年。

  其次,未签约的中小型机构无法从海外院校获得留学服务支持。其中包括学校招生新政策的传达、从业者去海外做培训的机会,以及校方老师来国内巡回面试的机会。

  中小型中介只能依靠服务取胜。“他们对待客户的申请文书尽心尽责。由于缺乏历史集成的营销管道,他们珍惜获得的每一个客户。 其主要客户源自口碑效应。但达到一定规模后,由于缺乏CRM生源管理系统等技术问题,再向上跃升就会有较大难度。”

  基于此,齐想做一个B2B留学中介服务平台——留学宝,模式如下:平台一端对接海外院校,一端服务国内的中小型留学中介机构和个人。利用在金矢集团积累的海外院校资源和技术优势,为小型中介提供院校申请渠道。

  通过平台,中小型留学中介能为客户申请到更为优秀的院校课程,还可使用平台提供的在线办公系统,管理其客户和业务。此外,还将获得海外大学给金矢集团特别的资源投放,如业务培训服务,留学知识的系统完善,历史申请案例分析以及最新的海外院校录取要求......

  “我们来做他们的业务保姆,让他们专心地为客户提供咨询、文案、申请服务,做他们擅长的事情。”这降低了中小中介机构的申请工作量。

  与此同时,平台还能为提供申请名额的中介带来额外收入:按比例分发海外院校支付的招生佣金,从而使中介和个人的收入从单纯的学生客户端拓展到学生客户端和海外院校端双向收费。

  之所以这么做,与齐鹏本人的经历有关。十几年前,齐鹏去英国留学时并没有找中介申请,以至于得知以下事实时,格外震惊:海外学校会支付留学中介佣金,且比例与申请人数量成正比。“比如五十人是一个台阶,超过五十人再上一个台阶。

  排名较高的海外大学只向少量与其有签约关系的合作代理机构支付佣金,中小机构被排除在外,即便申请成功也无法拿到佣金。“比如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在国内只有极少的几家合作代理机构。”

  而齐鹏的做法是,用“类团购”方式让它们获得收益。随着入驻平台的中小型机构和个人从业者数量增多,“留学宝”将获得更大规模的订单总量,话语权增强后,更容易获得海外院校支付的增量佣金合作。“我们将佣金和客户分享出来,帮助客户增加收入。”

  目前,海外留学目的地分为英联邦以及北美地区。除去以美国为主的北美院校外,英、澳、新西兰绝大多数英联邦地区的学校均支付佣金。陆续,北美一些中等学校也开始接受佣金制度。

  合作达成后,齐与季各尽其职。齐鹏负责境内设计运营,季铁军负责境外校方资源维护与开拓。2015年初,齐鹏在广州组建了一支约10人的团队,负责设计规划、技术开发和数据采集。

  利用已有的开拓渠道资源,齐鹏有时也利用电话、微信、QQ等传统联络方式寻找、筛选目标客户。“我们帮助他们获得增量收入,也不需要其付费,1000万佣金收入!留学中介收入所以比较容易获得客户的信任。”

  去年10月,“留学宝”赶在留学申请旺季前上线并投入运营。平台为合作商户提供在线申请通道,如在线选校选课、上传申请材料等。商户还可利用在线办公系统,管理其客户数据库和业务。

  “留学宝”不向学生端收费,而是面向留学咨询机构。齐鹏认为,留学机构帮助海外学院推送学生,学院赚取学生的学费,机构赚取院校的服务费,这种模式才健康。

  上线四个月,“留学宝”已与国内超过380家中小型留学中介合作,海外院校覆盖美、英、澳、加、新西兰等主要留学地区,已为中介带来海外招生佣金收入超过一千万元人民币。